三十岁

当一个人步入三十岁的时候,人们还不停地称他年轻。虽然他看不到自己身上有什么变化,但是他自己也吃不准了。他感到自己似乎已经没有权利冒充年轻了。一天早晨,也是他将会忘记的某一天,他睡醒了,忽然躺在那里无法起身,被强烈的光线照射着,束手无策,丝毫没有勇气面对新的一天。当他闭上眼睛避光时,他的身体向后沉,连同一个生活过的瞬间都陷入昏迷之中。他坠落着,坠落着,喊不出声来(他被剥夺了喊声,被剥夺了一切!),他坠入了无低深渊,最终失去了知觉,他所认为的自己的一切存在都融化.消散.毁灭了。然而,当他回复知觉并惊惧地寻思这一切的时候,当他又有了形体,成为一个很快要起床外出的人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身上有一种新的.异乎寻常的能力。这是一种回忆的能力。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出乎意外地或者由于意愿而回忆起这样的事情,而是带有一种痛苦的压力回忆他所有的岁月,那些平淡的日子和印象深刻的时光,回忆他这些年呆过的所有地方。他抛撒开回忆的大网,抛撒到自己身上并拖着网子,集捕获者和猎物于一身,抛撒到时间和地方的坎儿上,来看看他是谁,变成了谁。 因为到目前为止,他只是简单地一天天活着,每天都想做点别的事,从来没有什么恶意......
她爱了他整整10年

16岁她遇见他一见钟情,明明不是那么优秀的男生,却让她心如擂鼓。悄悄帮他带早餐,在他打球的时候给他放一瓶水,偷偷打听有关他的消息。 17岁她放弃文科选了和他一样的理科,只为了离他更近更近一点。她坐在他的前面,他喜欢没事扯她的马尾,每天她打直了背偶尔转过身看他睡觉的侧脸。在他翻墙逃课帮他点到值日。 18岁忙乱的高三党,她仍会抽出时间看他打球帮他值日。花了半年的时间存钱买了KENZO的香水送给他当生日礼物他笑着说谢谢你大喇喇的给了她一个拥抱。她偷偷抄袭了他的志愿拼了命努力。 19岁他们毕业,全班唱歌一大群人起哄。她以为的秘密却几乎所有人都看出来。他们把她簇拥着到他面前,他有一瞬间的怔愣随后笑笑说,我们只是好朋友她在微笑什么也没说。第二天她在火车站提着行李等他,面对他诧异的表情说好巧。 20岁她蜕变成烟视媚行漂亮的让人惊羡的女生,追她的人源源不断,比他多金帅气温柔的人多了去了。她没有理由的拒绝依然陪在女友一日一换的他身边。 21岁她在他生日那天抓住他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我爱你。他怔了怔挥开她的手踉踉跄跄地退后。她又笑着扶着他说我开玩笑呢他才松了一口气。她把他扶回寝室,回去的路上......
黑名单里的爱情

「2000年,你是自命不凡的同桌」 千禧年零点钟声敲响的时候,冯莎莎觉得周围每个人都异常兴奋。有人忙着告别旧时光,有人忙着奔赴锦绣前程,而她,却忙着忧伤。 这一年,冯莎莎带着让人羞愧的成绩升入初中。好在长大,有时候是一夜间的事情。跨过千禧年,冯莎莎像一头从睡梦中醒来的狮子。她开始摒弃往日里的懒惰,关注起读书这件事。 听课,记笔记,冯莎莎憋着一股劲地给自己定了三年目标。一个学期下来,她在班级的排名和她的身高一样,“蹭”地往上涨,最后基本稳定在班级的前五名。 13岁的冯莎莎,生得本就好看,如今更是出落得亭亭玉立。走在校园里,经常有高年级的学长在身后吹起口哨。 天知道班主任怎么会让姜小松成为自己的同桌,这个身高不到一米六的小男生,是这个班雷打不动的第一名,总是一副骄傲自大的样子。 他的课桌里有各种新鲜玩意儿,随身听、磁带、小说,冯莎莎看得眼馋。 有时候数学老师讲着讲着,突然点名说姜小松,这道题你会了吗?姜小松毕恭毕敬地站起来,很淡定地说:“老师,关于这道题我有三种解法,请问您是想听简单的还是复杂的?” 真不知道小鼻子小眼睛的姜小松,小脑袋瓜整天在想些什么。冯莎莎经常为一道数学......
霸王别姬

夜风丝溜溜地吹过,把帐篷顶上的帅字旗吹得豁喇喇乱卷。   在帐篷里,一支红蜡烛,烛油淋淋漓漓地淌下来,淌满了古铜高柄烛台的浮雕的碟子。在淡青色的火焰中,一股一股乳白色的含着稀薄的呛人的臭味的烟袅袅上升。项羽,那驰名天下的江东叛军领袖,巍然地跽在虎皮毯上,腰略向前俯,用左肘撑着膝盖,右手握着一块蘸了漆的木片,在一方素帛上沙沙地画着。他有一张粗线条的脸庞,皮肤微黑,阔大,坚毅的方下巴。那高傲的薄薄的嘴唇紧紧抿着,从嘴角的微涡起,两条疲倦的皱纹深深地切过两腮,一直延长到下颔。他那黝黑的眼睛,虽然轻轻蒙上了一层忧郁的纱,但当他抬起脸来的时候,那乌黑的大眼睛里却跳出了只有孩子的天真的眼睛里才有的焰焰的火花。   “米九石,玉蜀黍八袋,杂粮十袋。虞姬!”他转过脸向那静静地立在帷帐前拭抹着佩剑上的血渍的虞姬,他眼睛里爆裂的火花照亮了她的正在帐帷的阴影中的脸。“是的,我们还能够支持两天。我们那些江东子弟兵是顶聪明的。虽然垓下这贫瘠的小土堆没有丰富的食料可寻,他们会网麻雀,也会掘起地下的蚯蚓。让我看——从垓下到渭州大约要一天,从渭州到颍城,如果换一匹新马的话,一天半也许可以赶到了。  ......
乡村医生

我陷于极大的窘境:我必须立刻启程到十里之外的一个村子看望一位重病人,但狂风大雪阻塞了我与他之间的茫茫原野。我有一辆马车,轻便,大轮子,很适合在我们乡间道路上行驶。我穿上皮大衣,提上出诊包,站在院子里准备启程,但是,没有马,马没有啦,我自己的马在昨天严寒的冬夜里劳累过度而死了。我的女佣现在满村子里跑东跑西,想借到一匹马,然而我知道这纯属徒劳。雪越积越厚,行走越来越困难,我茫然地站在那里。这时那姑娘出现在门口,独自一人,摇晃着马灯。当然,有谁在这种时候会借他的马给别人跑这差事?我又在院子里踱来踱去,不知所措。我心烦意乱,苦恼不堪,用脚踢了一下那已经多年不用的猪圈的破门。门开了,摆来摆去拍得门枢啪啪直响。一股热气和类似马的气味扑面而来,里面一根绳子上一盏厩灯晃来晃去;低矮的棚圈里有个人蜷曲蹲在那里,脸上睁着一双蓝眼睛。他葡匐着爬过来,问道:“要我套马吗?”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弯下腰,想看看这圈里还有没有其他什么东西。女佣站在我身旁,说道:“人们都不知道自己家里有什么东西。”我们两个都笑了。   “喂,兄弟!喂,姑娘!”马夫喊着,于是两匹健壮的膘马相拥而现,它们的腿紧贴着身体,漂亮的马头......
厕中成佛

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岚山的一个春天……   京都大户人家的太太、小姐,花街柳巷的艺妓、妓女,她们身着华丽的服装,来到这山野观赏樱花。   “对不起,借用一下洗手间好吗?”   京都的女游客在肮脏的农家门口,羞红着脸,微微欠欠身子说了一句,绕到屋后,上了一间又;日又脏的小茅厕……春风摇曳着草帘,她的肌肤不由得拘挛起来。传来了孩子们哇哇的喧嚣声。   看见京都仕女的这副窘态,贫苦农民便动脑筋,修盖了一间干净的厕所,挂上一块告示牌,上面写着几个黑油油的字:   租用厕所   一次三文   赏花季节,游客拥挤,出租厕所非常成功,转眼间出租者发了大财。   村里有个人忌妒八兵卫,对妻子说:   “近来八兵卫出租厕所,转眼间就赚了一笔钱。今年春上,俺们也盖一间出租,要赚得比八兵卫还多,怎么样?”   “这个主意不好。即使俺们的出租厕所盖好罗,可八兵卫是老字号,人家有老主顾。俺们是新字号,游客不光顾,岂不是鸡飞蛋打,穷上穷吗?……”   “胡扯什么呀。这回,俺所设想的厕所,不像八兵卫的那样肮脏。听说近来京城时兴茶道,俺打算盖个茶室式的厕所。首先是,四......
小公务员之死

一个美好的晚上,一位心情美好的庶务官伊凡·德米特里·切尔维亚科夫,坐在剧院第二排座椅上,正拿着望远镜观看轻歌剧《科尔涅维利的钟声》。他看着演出,感到无比幸福。但突然间……小说里经常出现这个“但突然间”。作家们是对的:生活中确实充满了种种意外事件。但突然间,他的脸皱起来,眼睛往上翻,呼吸停住了……他放下望远镜,低下头,便……阿嚏一声!!!他打了个喷嚏,你们瞧。无论何时何地,谁打喷嚏都是不能禁止的。庄稼汉打喷嚏,警长打喷嚏,有时连达官贵人也在所难免。人人都打喷嚏。切尔维亚科夫毫不慌张,掏出小手绢擦擦脸,而且像一位讲礼貌的人那样,举目看看四周:他的喷嚏是否溅着什么人了?但这时他不由得慌张起来。他看到,坐在他前面第一排座椅上的一个小老头,正用手套使劲擦他的秃头和脖子,嘴里还嘟哝着什么。切尔维亚科夫认出这人是三品文官布里扎洛夫将军,他在交通部门任职。 “我的喷嚏溅着他了!”切尔维亚科夫心想,“他虽说不是我的上司,是别的部门的,不过这总不妥当。应当向他赔个不是才对。” 切尔维亚科夫咳嗽一声,身子探向前去,凑着将军的耳朵小声说: “务请大人原谅,我的唾沫星子溅着您了……我出于......
住在楼梯里的人

如果你遇见了住在楼梯里的人,相信我,不要与他对视,更不要与他对话,除非……你也想住在楼梯里。 那个乞丐住在楼梯里。我们公司销售部的四层小楼,楼梯很短,他就住在里面。 四年前我刚来公司的时候,他并没有出现。只是最近一个月,天天可以看见他的身影,甚至他旁边还有个被子,看样子,他就是住在了楼梯里。 很奇怪,不是吗?为什么保安不赶他走?为什么除了明达,当我和别人提起这件事的时候,他们都说没有见过他?关于这些问题,这一个月来始终找不到答案。于是我选择质问制造这个问题的人——那个乞丐。 今晚加班,对于我来说,是个好机会。 我从四楼往下走,在平时,我都是直奔停车场——我也像其他人一样把那个乞丐当空气。 然而今天我没有,走到二楼拐角处,乞丐躺着的地方,我停下了。 “喂。”我站在他旁边。 他没有转身看我,继续在地上躺着。这让我有些恼火。 “喂!”我踢了一下他的身子。 他被我踢了一下,缓缓转过身,看着我。 “你是哑巴还是聋子?”我生气的说。 他看着我,居然笑了。 这一笑让我更加生气。我蹲下来看着他说:“怪不得你是个乞丐,自尊心都没有。” “你呢?你就有自尊心了?”他脸上......
很庆幸,他没有爱上我

1 在商场试一款裙子。等我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闺蜜表情夸张地盯着我,“哇,太美了,你穿这款裙子太美了。” 她绕着我转了一圈儿,又一圈儿,发出“啧啧”的赞叹声。 我望着镜子里的人,不得不承认,这款蕾丝花边连衣裙确实漂亮。一字领设计,服帖身体线条的剪裁,让人看起来端庄优雅。而干枯玫瑰粉色,更是衬得人温柔知性。 我正准备回试衣间换回衣服时,一把被闺蜜拉住,“等等。” 我转身,看到她正用奇怪的目光审视着我,“不对啊,你怎么有小肚子了?” 我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如她所言,小腹有些凸出,侧面看的话更加明显。 其实,早在半个月前,我已经有所察觉。那天早晨,我从衣柜翻出搁置了一个冬天的牛仔裤,拉裤链的时候颇感费力。 当时还心想,可能是近来加班久坐,疏忽运动导致的吧。 我抚摸着小腹,神思恍惚。 “你该不会……有了吧?”闺蜜惊呼道,随即意味深长地捂住了嘴巴。 “什么?”我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喊出来,意识到闺蜜的意思后,瞬间红了脸颊,“你,你胡说什么啊,根本没有的事。” 看到我难为情的样子,闺蜜更是一副了然在胸的表情,“哈,被我猜中了吧?快说,是不是他的……” 闺蜜一向大大咧咧,不拘小......
一 磅 奶 油

严冬的一个傍晚,佛蒙特乡间的一间杂货店的店主正忙着闭店。他站在橱窗外的雪地里上着窗板,透过玻璃窗他看见游手好闲的塞思还在店内转悠着。只见他匆忙地从货架上抓起一磅鲜奶 油,迅速地藏在礼帽里,见此情景,店主马上闪出个念头:应该好好教训他一顿。他不仅想惩罚这个窃贼,同时也想戏弄他一下开开心。 “我说塞思,”店主走进来,把门关上,一边用双手拍打着肩膀,一边跺着脚上的雪。塞思扶着门,因头上顶着的帽子下面藏着那块奶油。所以他急着尽快走出去。 “我说塞思,坐一会儿吧,”店主和蔼地说,“我看,这么冷的夜晚,该喝点儿什么热乎的东西暖暖身子。” 塞思感到进退两难。一方面他偷了奶油想急于走开,另一方面他还真想喝点儿什么热乎的东西。当店主抓着塞思双肩把他按到火炉旁边的一个座位上时,他也就不再踌躇了。塞思坐在角落里,他身边堆放着箱子和木桶。如果店主坐在他的对面,那么就是想走也走不出去了。果然,店主偏偏选中那个位置落了座。 “塞思,咱们喝点儿热乎的吧,”店主说,“不然这么冷的天没等你到家就会冻僵的。”他一边说着,一边打开炉门,向里面塞劈柴,直到塞不进去时才停下来。 塞思感觉到奶油开始顺着他的头发往下......
一 磅 奶 油

严冬的一个傍晚,佛蒙特乡间的一间杂货店的店主正忙着闭店。他站在橱窗外的雪地里上着窗板,透过玻璃窗他看见游手好闲的塞思还在店内转悠着。只见他匆忙地从货架上抓起一磅鲜奶 油,迅速地藏在礼帽里,见此情景,店主马上闪出个念头:应该好好教训他一顿。他不仅想惩罚这个窃贼,同时也想戏弄他一下开开心。 “我说塞思,”店主走进来,把门关上,一边用双手拍打着肩膀,一边跺着脚上的雪。塞思扶着门,因头上顶着的帽子下面藏着那块奶油。所以他急着尽快走出去。 “我说塞思,坐一会儿吧,”店主和蔼地说,“我看,这么冷的夜晚,该喝点儿什么热乎的东西暖暖身子。” 塞思感到进退两难。一方面他偷了奶油想急于走开,另一方面他还真想喝点儿什么热乎的东西。当店主抓着塞思双肩把他按到火炉旁边的一个座位上时,他也就不再踌躇了。塞思坐在角落里,他身边堆放着箱子和木桶。如果店主坐在他的对面,那么就是想走也走不出去了。果然,店主偏偏选中那个位置落了座。 “塞思,咱们喝点儿热乎的吧,”店主说,“不然这么冷的天没等你到家就会冻僵的。”他一边说着,一边打开炉门,向里面塞劈柴,直到塞不进去时才停下来。 塞思感觉到奶油开始顺着他的头发往下......
上一页 下一页